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www.mya123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卖身契》。

 吩咐影下去做事之后,林海峰为自己沏了一杯香茗。

热气袅袅,笼罩在林海峰的面孔上,让林海峰的脸庞,有些说不出的朦胧。

半晌,可能是觉得茶已经适合入口,林海峰端起茶杯,走到了窗子前。

窗外,无数军方人员在下方忙忙碌碌,准备着三天之后的又一次两族结盟仪式----一次规模更大,但安全防护更强的联盟仪式。

繁忙,但却充满生气。

紧迫,却并不慌乱。

人数庞大,质量也无比强大。

这就是燕京聚集地的基石!这就是人族的基石!这就是未来!

看到这片场景,林海峰的眼神,有些恍惚。

一切的一切,从末世开始,到现在,到今天!

自己做出的一切努力,付出的一切代价,终究得到了想要的回报!

燕京聚集地,这个末世前华夏的首都,末世后人类的中心,终于步入了正轨。

什么叫成就?

这就叫成就!

自己做了这么多,为了什么?

为的就是眼前的一幕!

这就是自己为之付出的!

想到这儿,林海峰轻轻抿了口茶水。

但是.....

什么时候?

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变成了这般不择手段的人?变成了这般,连自己都不熟悉的人?

......

“农夫家的孩子,傻了吧唧的。”

“对啊,听说他爹是农夫呢,一身土腥气,真不明白,他娘为什么能看上他爹。”

“谁知道呢,听说为了这事儿,王老爷子发了好几年的火气,还把他们一家三口赶出了大院,去年才给接回来呢......”

“怪不得这孩子看上去脏兮兮的......”

不,不是因为这个。

......

“海峰啊,明天去参军,在军队好好听领导的话,服从命令。”

“知道了娘,你放心吧。”

“不是不放心你,我家海峰懂事,娘知道,就是怕你在外面受什么欺负。”

“不会的,娘。”

“哎,娘在你包裹里放了几只熟鸡蛋,别忘了在车上吃啊......”

三年后,荣耀加身的林海峰,等来的却是母亲的死讯。

死因,操劳过度......

王家的三女儿,死于操劳过度,这真是一个讽刺。

看着身边的亲戚们敷衍的态度,看着王老爷子冷酷无情的面容......

不!也不是因为这个!

......

“老领导,这件事儿,怎么能......”

“海峰啊,这件事情,是方家老爷子亲自下的吩咐。”

“那可是几百条人命!”

“但是,那毕竟不是我们的命啊,海峰啊,这件事情你找我说的办,现在方老爷子势大,哪怕你是王老爷子的外孙,可是你也知道,你在王家的地位,这个胳膊,拧不过大腿啊。”

“我......”

不,不是因为这个。

......

“海峰啊,等我退休了,这个军区总司令的位置,就是你的了。”

“领导,你身子骨还硬朗着呢。”

“哎,都这个时候了,你也别拍我马屁了,这次来,是想和你说些事儿。”

“方家那面来话了,等你上位之后,要对王家的人,进行一次清洗,你看,你也明白,王家对你怎么样,这次你搭上方家的线,有些事情,不得不做啊。”

“放心吧,领导,我知道应该怎么做的!”

“对啊,你也成熟了......”

原来,这种事情,就叫做成熟啊......

当时的林海峰,心里如此想到。

好像,也不是因为这个。

......

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?

林海峰短短的时间之内,将自己的一生过了一遍。

然后,林海峰轻笑一声。

他找到原因了。

自己的地位越高,做这些恶心的事情也就越多。

这是自己的本意么?

不!这不是!

没有人生下来,就喜欢与阴谋诡计为伍!

但是,为了地位,为了权力,甚至为了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安全,这些事情却不得不做,而且做的越发得心应手!

直到现在,直到自己成为了人族的最高领袖,却依旧脱离不了这个怪圈。

这个就叫成熟么?

狗屁!

林海峰在心中嗤笑了一声。

这只是一些恶心,但却不得不做的事情罢了。

想到这儿,林海峰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,转身走回了办公桌。

靠在椅背上,林海峰思绪飘荡......

如果能够重活一次的话,自己还会成为这样的人么?

半晌,林海峰心中有了答案......

如果能够重活一次的话,比起江山,我更想要子女双全,同享天伦。

只可惜,有些东西,总要有人去做。

可能,自己的命运,在末世刚开始时,带领着军区的士兵,奔赴燕京的时候,就已经注定了吧......

一生的操劳疲惫而且阴险,被他人诟病,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死于自己得罪过的人的手中。

但是,有些东西!总要有人去做!有些骂名,总要有人去背!有些罪孽,总要有人去承担!有些责任,总要有人去肩负!

想着想着,林海峰靠在椅背上,眼神慢慢迷离。

半晌,轻微的鼾声从办公室内响起。

可能,林海峰也很累了......

......

阴暗的地下牢房中,两道脚步慢慢由远及近。

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道谄媚的声音。

“唐浩飞大人,您能来我们黑渊监狱,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啊......”

继张绍杰之后的新任黑渊监狱的监狱长,操持着一嘴外地口音,大力且赤裸的拍着唐浩飞的马屁。

但是,对于唐浩飞而言,这些狗屎一样的马屁,自己早就听腻了,随意挥了挥手,唐浩飞站在了一所牢房门前,指了指里面。

“就在这儿了对吧?”

“没错没错,唐浩飞大人的记性真好!这就是关押谢言的牢房!”

“恩,行了,钥匙给我,你自己忙别的去吧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监狱长满脸笑容的递上了牢房钥匙,脸上挂着卑微猥琐的笑容,仿佛服侍皇上的太监一般,恭恭敬敬的向后方退去。

直到监狱长没入黑暗,唐浩飞这才将钥匙插进钥匙孔中。

“啪嗒。”

清脆的机括声响起,拉开合金铁门,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股恶臭。

黑渊监狱,除了安全性极高之外,别的的确不怎么样。

……

闻着牢房中的臭气,唐浩飞轻轻皱了皱眉头。

这并非是唐浩飞忍受不了其中的恶臭味道,而是,唐浩飞觉得,谢言,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。

他应该享受着香槟美酒,香车美人,坐在宽敞明亮的豪宅中,享受英雄的待遇。

而不是与臭水和粪便为伍。

......

顶着熏天的臭气,唐浩飞慢慢走进牢房。

黑暗中,一道声音响起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声音中虽然略带虚弱,但却非常平静,一点儿也没有自己即将死亡的悲伤。

但正是这样,才让唐浩飞越发感觉到茫然痛苦。

嘴唇轻轻蠕动,半晌,唐浩飞声音略带颤抖地吐出一句话。

“谢谢了。”

......

一声谢谢,偿还不了谢言付出的一切。

这一点,唐浩飞知道,谢言也知道。

半晌,谢言开口。

“计划怎么样?成功了么?”

“成功了,很顺利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......

又是一句对不起......

谢谢。

对不起。

这些,又有什么用呢?

可能,这仅仅是唐浩飞安慰自己的话吧。

“切。”

黑暗中的谢言嗤笑了一声。

“老唐,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的了,带酒了么?我跟你说,你要跟林海峰反映反映,这破**黑渊监狱的伙食,猪都吃不下去!”

“带了,带了,全是好东西!”

唐浩飞听着对面传来的爽朗笑声,狠狠吸了一口气,直接从空间戒指掏出大量的食物和酒水,不理会监狱中肮脏的环境,随意坐在了谢言面前。

美酒佳肴,搭配上黑暗无光的环境,这一幕,很违和。

但,唐浩飞和谢言,都不是矫情的人,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状况下,环境什么的,反倒不重要了。

两人相对而坐,共饮美酒,唐浩飞是个大话唠,但谢言也不遑多让。

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环境下,所以,大部分的话,都是谢言在说。

他,说到了曾经,自己末世之前当兵时候的趣事。

他,说到了曾经,自己在末世之前,在林海峰手下受到了多大的器重和重视。

他,说到了曾经,在末世之后,自己如何在林海峰的命令下,成立燕京聚集地外城区的猎者联盟。

他,说到了曾经,自己与军方同僚一起出任务的场景。

他,说到了曾经,自己被唐浩飞救下好几次的状况。

最后,他说。

“我的命,是你和林海峰给的,是我要谢谢你,我还要跟司令说声对不起,谢言,没办法再给司令办事了。”

唐浩飞强忍着鼻头的酸楚,嘴唇上下蠕动,半晌,唐浩飞狠狠地灌下了一瓶一斤装的白酒。

“三天之后,你们会被处刑,你......”

“我知道,最后一句台词嘛。”

谢言洒脱的一笑,然后神神秘秘的对唐浩飞说道。

“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“我老婆,活着的时候,可是军区文工团的人,演戏这方面,我可是耳濡目染啊。”

说完,谢言大笑着拍了拍唐浩飞的肩膀。

唐浩飞感觉到自己的眼角泛起了一丝丝湿气。

半晌,唐浩飞轻轻开口说道。

“你不会白死的,我不会让你白死的。”

“等到事情结束之后的某一天,我会向整个世界宣布,你谢言,不是拜魔教的余孽,而是人类的英雄!”

谢言沉默,然后,声音颤抖......

“我死的,有价值对么?”

“有价值!”

“有意义对么?”

“有意义!”

“我想求你最后一件事。”

“一定办到!”

“等我死了之后,把我埋在我老婆孩子的墓边,还有我的军服和徽章。”

“希望老天开眼,下辈子,老子还当兵!”

“下辈子,你当兵,来当我的亲兵!”

“不,我还要当林司令的兵!”

唐浩飞双目模糊的看着黑暗中,谢言坚定地双眼,半晌,摇了摇头。

“当林海峰的兵,很累的......”

“当林司令的兵,不怕累的......”

......

“咚,咚咚。”

清脆的敲门声响起,随后,门轴拉响。

“文宇,你没什么事儿吧?”

杨宏看着房间内打打闹闹的三只魂宠,又看了看坐在电视机前,看着电视剧的文宇,忍不住问道。

“你怎么看出来我有事儿了?”

文宇头也不回的反问了一句。

杨宏犹豫了半天。

“只是,发生了这些事情,我还以为你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......”

听到杨宏的话,文宇轻笑一声。

“在你们眼里,我的脾气就那么大?”

你不是脾气大,你那个性格,会做出什么事儿,谁也不知道。

杨宏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。

不过,这一次,文宇没发飙,倒是让杨宏很奇怪。

可能是看出了杨宏的疑惑,文宇反而问了一句。

“有意义么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说,假如再送走秦天之后,我立刻对燕京聚集地宣泄火力,这么做有意义么?”

“没意义,但是能让你心情舒服一点儿。”

“不,我的心情,现在很舒服,你知道为什么么?”

杨宏沉默着摇了摇头。

“因为,我终于发现了一切事情的本质。”

“当时我来燕京聚集地,是因为这里安全,这里有唐浩飞。”

“归根结底,是因为我相信唐浩飞,相信我和唐浩飞,组建起来的不稳定的联盟。”

“但是,事实给了我一个大嘴巴。”

“唐浩飞不可信......”

“你可能不知道,我和唐浩飞有共同点,有一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大秘密,但是,在这种情况下,唐浩飞都不可信,我还能相信谁?”

杨宏无言以对。

“我谁也不信,原来从头到尾,我能信任的人,只有我自己罢了。”

文宇腾的一下坐了起来。

“杨宏,你知道么,我现在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。”

“我前段时间,陷入了一个怪圈。”

“我以为,当个人实力陷入瓶颈的时候,也许外部势力能够做一个很好的填充,就像林海峰那样。”

“但是我错了,我并没有林海峰的本事。”

“我不是一个领导,对吧?”

看着文宇清澈的双眼,杨洪犹豫半晌,轻轻点了点头。

文宇,算不上一个领导,他根本不合格!

“我成立独行者互助会,成立我们这个小团体,其实一直是在发挥着我自己的短处,这种收益比例太低了!如果我用这段时间,疯狂的填充我自身的实力,你能想象得到我现在会有多强么?我可能会强到,林海峰连打我的注意的想法都不敢有的地步!”

“这一切事情的根源,都只是由于我实力不够罢了......”

杨宏愕然,因为他猜到文宇想要说什么了。

“以后,独行者互助会交给你了,你领导能力比我强,实力也不弱,随便你怎么搞吧,我有点儿累了。”

“那我们呢?”

“我们的小团体正式解散,但是,我们还是朋友的,对吧?”

听到文宇这句话,杨宏顿时笑了。

“对!我们还是朋友的!”

与文宇当朋友,比当文宇的手下,强多了......

......

半晌,当杨宏离开的时候,给文宇留下了一个消息。

三天之后,人族和海族联盟仪式重新启动。

这正巧与文宇要走的时间不谋而合。

想到这儿,文宇也没什么先走一步的想法。

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文宇学会了一点----随缘。

人心难测,这就导致人做出的事情,总是无法揣摩的,既然猜不到,那就不猜,任由它发生就好。

对于文宇来说,无外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。

既然时间碰巧撞在一起,那就留下来看一看,又能怎么样呢?

......

事实证明,停留三天,的确不能怎么样。

在海王控制计划已经成功的情况下,林海峰想让联盟仪式顺利进行,那联盟仪式必然就是顺利的。

而且,现在的情况,林海峰已经没有必要再耍一些阴谋诡计了。

三天时间,一晃而过。

......

一大早,文宇就收拾好东西,将其统统装进空间戒指当中。

然后,将三只还在一旁酣睡的魂宠收进魂境空间之中。

穿上黑袍,将身体完全笼罩在黑袍之下,文宇这才施施然的走出房间。

等到走下楼的时候,下面,杨宏和王福财都在大门口等待着文宇。

“要走了?”

“恩。”

“还会回来么?”

文宇摇了摇头,随后又点了点头。

“如果你们需要我帮忙,我可能会回来的。”

王福财笑了笑。

“能用上你的时候,那就是我们应该跑路的时候了。”

这话说的倒是真的,杨宏和王福财两人在燕京聚集地,一般情况用不上文宇,能用上文宇的时候,那就只会是大事儿----事关生死的那种。

那个时候,燕京聚集地就真的呆不了了。

“有什么事情,你们可以去找唐浩飞......”

说完这句话,文宇顿时笑出声来。

“哎,行吧,还是多麻烦麻烦他吧,一般情况下,唐浩飞还算可信----前提是事情没和林海峰扯上关系,要是和林海峰扯上关系,你们就谁也别找了,赶紧跑路,或者收拾收拾等死。”

杨宏和王福财都笑了。

“行了,你们去忙吧,我去看看联盟仪式,然后就会走了。”

“你准备去哪儿?”

文宇神神秘秘的一笑。

“世界各地!”

这话倒是真的,文宇想要去看看世界各地的风景----或者说,到世界各地猎杀魔物,钻宝地提升实力。

这一回,恐怕文宇可真的要过风餐露宿的日子了。

但,这何尝不会是文宇想要的呢----远离人和事,远离复杂的人心,远离复杂的事情。

告别了杨宏和王福财,文宇紧了紧头上的兜帽,随后向外城区另一个广场方向走去。

......

“今天,在此地,在燕京聚集地,在广大人民群众的见证下,我,林海峰,代表人类,正式与海族建交,成立攻守同盟!”

“命运,让人类和海族走到了一起,一起面对浩瀚的灾劫!”

“今天的联盟,让我们有理由相信,我们地球生物,在未来,绝对有可能击败入侵的魔族,重新建立辉煌的地球文明!”

“但是......”

“三天之前,发生的不幸,还依稀倒映在我们的眼前。”

“拜魔教余孽,为了反抗历史的车轮,竟然试图破坏我们神圣的结盟仪式,身为人族,却心甘情愿的担当魔族的走狗!”

“这,让人所不齿,让人所唾弃。”

“今天,在正式签署结盟仪式之前,我与海族领袖----海王阁下,经过慎重协商,将在所有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面前,对这些人奸,判处死刑!立即执行!”

话音刚落,剧烈的欢呼声从整个现场响起。

文宇站在远方的一座信号塔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这场戏剧的落幕。

所谓的拜魔教余孽,自然是假的。

但是,林海峰不需要骗过所有人,他只需要骗过海王和大部人,就足够了。

就是不知道,这些所谓的拜魔教余孽,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......

......

随着林海峰的“判决”宣布,台下,无数军人压着几百名“拜魔教余孽”走上主席台。

颤抖地身体----这是对死亡即将到来的恐惧。

没有人不害怕死亡,不是么?

但是,坚定地眼神,却让文宇仿佛明白了更多的东西。

“行刑!!!”

随着林海峰激昂的声音落下,枪声响起。

“噗噗噗......”

尸体倒地。

但,跪在最前方的谢言,却毫无动静。

魔改之后的枪械,能杀掉大部分低级职业者,但是对于谢言而言,枪支的威力,太弱了。

实在是太弱了......

所以,唐浩飞从座位上起身,左手一模空间戒指,一把战刀出现在唐浩飞的手中。

“我来吧。”

唐浩飞平静的声音传到了林海峰和海王耳中,同样,也传到了谢言耳中。

“死在你手里,不冤。”

谢言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。

“我送你最后一程。”

“英雄......”

前一句,是唐浩飞说出来的,后一句,是唐浩飞心里默念的。

“说出你的遗言。”

谢言看了看前方情绪激昂的人群,口中慢慢发出了笑声。

笑声越来越大,直到响遍了整个广场!

“为了!魔族!!!”

“呲......”

手起刀落,一刀斩首,血液喷洒。

一条汉子。

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品。

一个背负着骂名的冤魂,一个尽职尽责的军人。

一个简单纯粹的灵魂,一个真正的英雄。

......

“现在,我宣布,两族联盟仪式正式开始!!!”

文宇没往下看了。

那些都不重要了......

转过身,文宇仿佛一片落叶一般,从信号塔上飘然而下。

随后,文宇右手高举,对着远方的林海峰和唐浩飞高高竖起了中指。

文宇不知道两人能不能看见,不过,这不重要,文宇仅仅是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!

看过了刚刚的行刑场面,文宇对了燕京聚集地有了新的认识。

这里,就是一个粪坑,林海峰,就是粪坑中的那一抹浓郁坚硬的屎尖。

唐浩飞不怕脏不怕臭,但是文宇怕。

这里,甚至比魔界之门更让文宇心寒。

“走吧,走吧......”

“走的越远越好!”

文宇抬头,看了看远方高悬的永恒天空之城。

然后,文宇笑着对永恒天空之城挥了挥手。

“再见,再也不见。”

......

城内,随着两族联盟仪式的顺利举行,整座城市,陷入了激动,喧嚣,狂欢。

城外,随着两族联盟仪式的顺利举行,文宇一人,陷入了茫然,心寒,孤单。

一座城的狂欢......

一个人的孤单......


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卖身契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+

大佬从疾速追杀开始

太清文科天尊

紫微院大唐捉妖

万万不成眠

命之浩劫

季武长空

域外继承人

忆雪生

鉴宝从文物修复开始

山村老施

炼灵珠

余兰花月华下